当前位置:
逐梦青春100年·青年志 | 徐大勇:青春与梦想在黑土地上生根发芽
来源: | 作者:lyggqt | 发布时间: 2019-04-28 | 139 次浏览 | 分享到:
人物简介

徐大勇,男,1964年1月出生于赣榆区徐山乡。1984年8月参加工作。1992年考取江苏农学院的研究生、1999年考取扬州大学读博士、2004年获准成为南京农业大学博士后。现任全国政协委员、连云港市政协副主席、省九三学社副主委、市九三学社主委、市农科院院长、国家水稻产业体系连云港综合试验站站长、江苏省现代作物生产协同创新中心PI,硕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省“333”人才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先后被评为省劳动模范、省出国留学归国人员先进个人、“六大人才高峰”建设优秀人才。2000年获省青年科技奖,2010年作为主要完成人的《抗条纹叶枯病高产优质粳稻新品种选育及应用》科研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11年获省“333”人才工程突出贡献奖,同年荣立市政府个人二等功,2014年获市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2018年当选全国政协委员。


青春最燃情

时间倒回至1991年7月23日,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国际第六届大麦遗传育种学术讨论会上,一个年轻的东方人在用流利的英语宣读《中国啤酒大麦品质育种现状及其育种目标的探讨》后,赢得了全场掌声和关注。这个人就是徐大勇。那一年,他27岁。

从应邀赴瑞典、丹麦参加国际第六届大麦遗传育种学术讨论会,到聚光灯下的万众瞩目,徐大勇看到了成功,内心的激动不可言喻。但静下心来,他深知人生最精彩的不是成功的那一瞬间,而是回头看,那段漆黑看似没有尽头、苦苦摸索的过程:每天天不亮就苦练英语、求学之路异常艰苦……世界没有辜负努力和坚持的人,时光也没有怠慢执着且认真的他。

学海无涯

愿做沉迷学习的“痴子”

徐大勇出生在偏僻贫困的丘陵山区,那个年代,当地每人一年若能分到几十斤水稻、百多斤小麦,就算是好年景了。徐大勇的童年记忆中,家里、亲戚家、邻居家人人总是吃不饱,小小的他心中激起一股力量:要让土地多产粮食,让家乡人过上好日子。

1981年,徐大勇选择去淮阴农校学习,他为自己定了目标:有条件时考研。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进行自我调整:学好专业课和外语;早晨长跑三千米,冬天用冷水洗澡,磨炼自己的体魄和意志;每天背英语。

3年后,农业知识扎实的徐大勇被分到市农业局作物栽培指导站。工作后的徐大勇白天勤恳工作,晚上为考研而苦学到深夜。当时第一学历是中专不能直接考研,必须有大专学历,还要加试专业课和基础专业课。但这些要求和限制没有难住一心求学的徐大勇,他抽空就去连云港职大“蹭”有机、无机化学课,为了不耽误工作,他断断续续听了两届的课。

机会往往都留给有所准备的人,1985年,省农业系统为适应改革开放的需要举办外语培训班。一直坚持练英语的徐大勇在招生考试中获得英语全省第三的好成绩。然而,就在徐大勇参加英语培训时,他的大弟弟在一次团员活动中遭遇车祸受重伤。后来,父亲忧累交加也病倒了,徐大勇只能一个人看护弟弟,住不起酒店、租不起床位,他晚上就在弟弟的床边或走廊里看英语。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急需用钱的徐大勇却为市里引进的蔬菜加工项目无偿翻译了几十万字的资料。他忘我又刻苦的工作精神,受到了大家的赞扬,也有人觉得这么辛苦的他像个“痴子”。

由于要照顾弟弟不能长时间离开,原本要去美国学习的徐大勇改为前往日本学习啤酒大麦品质育种技术。我国的啤酒大麦育种是从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的,由于起步迟、差距大,缺乏先进的分析鉴定手段,连研究时可供参考的资料都很少。徐大勇深知自己身上的担子重,工作日,他废寝忘食地跟日本老师工作、如饥似渴地整理笔记;放假休息期间,他整天在图书馆里看资料、做笔记。不到一个月,便掌握了全套的品质分析技术。

初心不改

为发展农科事业奉献青春

几个月后,徐大勇国外学习结束,带着二十多公斤的参考书、科研资料以及一批育种资源回国。回国后,就立即参与市大麦品种改良中心的筹建工作,前往北京、吉林、陕西等十多个省市的二十多家科研单位学习。买不到座位票,就在火车上站两天两夜。那段时间,他行程万余公里,征集到大麦育种资源四百多份,仅一年就配制了二百多个杂交组合。

按常规,一个品种从配组到选育成功要花费七八年时间,为了缩短育种年限,他和同事们找到一年育三次的育种方法,即在本一温室配组,4月收获后到吉林种一季,冬天到云南昆明再种一季。短短几年,他们就选育出两个新品系,在我省及周边地区创造的直接经济效益在5亿元以上。

不经意间,徐大勇已经工作8年了,也为考研准备了整整8年,好在时光没有辜负努力的人,徐大勇第一次报考就以高分考取江苏农学院的遗传育种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他面临的是更多赚钱的机会、更好的去处……然而,他再次选择回到连云港,选择了当时实力不强的市种子站,并选择了水稻育种这一更难的目标。

为了加快选育速度,他和同事们每年都要去海南的育种基地工作。坐火车,一个单趟往往就要一个星期,还经常是站票。经费紧张,他们选择了比较偏僻落后的黎族农村作为基地,租住在海南陵水县农民家里一间靠近猪圈的房子里,吃饭时米饭上落下一层苍蝇。没有电视,每天晚上早早就躺在一张窄窄的钢丝床上,闻着猪尿的骚味,伴着猪的哼哼声入睡。天一亮就去田里工作,中午最热的时候在田地里授粉,下午两点以后才能回来做点吃的……

年轻的徐大勇获得多项省市科技进步奖,并在国家最高级学术刊物《作物学报》上发表了学术论文。1999年,35岁的徐大勇考上了扬州大学的博士生;2006年,作为博士后,中国农科院向42岁的他抛出橄榄枝;眼前有更多的商机……但自称“半愚老农”的他一一拒绝了。

攻坚克难

带领我市水稻育种跨越发展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粳稻条纹叶枯病开始在我国黄淮稻区出现,被称为“水稻癌症”。徐大勇预测此病在未来几年会大面积爆发,立即着手培育抗病新品种。水稻在连云港杂交出新品种后,要送到被育种专家称为“天然大温室”的海南岛进行加代繁殖,8代后选出稳定的优质单株,再拿回来试验种植,这个过程需要6年,其中艰辛不言而喻。

到了2005年前后,在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的粳稻种植区,条纹叶枯病大规模蔓延,一般稻田减产20%~30%,严重的达80%,许多农民亏损严重。就在这时,徐大勇团队花了几年时间培育的抗病粳稻新品种———连粳4号、连粳6号、连粳7号得到大面积推广,让种植户的稻米更加高产优质。一直以来,徐大勇把水稻良种看成自己的孩子,倾注全部汗水、智慧和心血,先后育成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十余个。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最终,2010年,以徐大勇为主要完成人的《抗条纹叶枯病高产优质粳稻新品种选育及应用》科研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他也是我市荣获这个奖项的第一人。

做农业科研,从开始到做出成果,一般要坐十年冷板凳。且农业科研的场所往往是在田间地头,不分白天黑夜。徐大勇以执着和不怕苦的精神,带领我市水稻研究团队十多年就完成了别人要20年才能完成的工作量,其中,“广两优矮93”实现了我市杂交籼稻育种零的突破;连粳7号被农业部认定为超级稻品种,是目前我省淮北稻区推广面积第一大品种;连粳15号预计创造社会效益达20亿元。一步一个脚印,我市水稻育种事业从无到有、由弱到强,取得实质性突破,进入国家先进行列。

怀揣对水稻育种的激情与梦想、回报家乡的情结,徐大勇继续沿着艰难曲折的农业科研育种之路,用兢兢业业、刻苦钻研、锲而不舍的精神,带领科研团队长期扎根在农业一线生产研究,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把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大地。


活动剪影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