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逐梦青春100年·青年志 | 高兆福:让港口在淤泥上安家
来源: | 作者:lyggqt | 发布时间: 2019-04-25 | 845 次浏览 | 分享到:
人物简介

高兆福,山东邹平县人,56岁,现任连云港港务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1984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连云港港口集团工作,完成了连云港西大堤等多项国家重点工程的工程管理、连云港海关码头等工程的设计施工、旗台防波堤等数百项工程的爆破挤淤和软基加固施工,主持并参与爆破挤淤、淤泥固化等多项科研工作,获得20余项发明专利或实用新型专利。

1987年,由高兆福参与研究并发明的爆破挤淤新技术在原交通部基建局和中科院能源委的联合鉴定会上,被评价为“国内首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一举摘得国家发明专利金奖及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9年,高兆福荣获市青年科技创新十大明星人物称号,他还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交通部科技英才等诸多荣誉。

青春最燃情

并不显赫的岗位———建港工程师;一个看似单调的工作———与海底淤泥打交道。然而,港口人都知道,是这个人与海底淤泥的不懈“搏斗”,使得港口码头能在淤泥上安家;是这个以奋斗之青春书写人生华章的人,加快了港口迈向亿吨大港的步伐。他,就是连云港港建港指挥部高级工程师高兆福,一个令大海“退却”的人。

高兆福记得刚参加工作不久,当别的年轻人在花前月下时,他却整天泡淤泥;当别人下班回家休息时,他还在灯下计算数据。功夫不负有心人,年仅24岁的高兆福成功发明了“爆破挤淤法”,这一技术改变了我国在淤泥质海岸上建码头的传统做法。1993年12月8日15时32分,当国内最长的拦海大堤———连云港西大堤合龙时,30岁的高兆福泪湿眼眶:“这底下淤泥厚度有十几米,在8年的建设实践中证明,连云港可以建成深水大港。”它的合龙,使江苏最大的海岛———东西连岛与连云港陆地连接,并形成30平方公里的港池,使港口泊位增至近百个,为连云港港建成亿吨大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项技术

他让港口在淤泥上安家

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海水夹杂着淤泥从海底腾空而起。泥水跌落后,上百辆装满石料的卡车排成长龙向爆炸处进发,一会儿,原本被淤泥覆盖的海底“长”出了一层厚厚的石头———这就是“爆破挤淤法”的威力。这看似简单的一爆,使我市港口的建港速度发生了质的变化。

中国的沿海港口大多数是淤泥质海岸,淤泥经常淤浅航道,对港口运输造成危害。上世纪八十年代,交通部拨出1.58亿元,让连云港建设6.7公里长的拦海大堤。

“一开始,建拦海大堤用的还是传统人工挖淤填石的做法,但连云港的淤泥很厚,一天的时间根本挖不到底部。经常是白天挖八九米深,晚上一阵风浪就回淤六七米,有时风浪大,第一天挖的坑,到第二天就找不着了。”回忆建设拦海大堤时的情形,许多老工人对回淤仍“咬牙切齿”。

当时23岁的高兆福参加工作仅两年,面对这一港口发展建设的“拦路虎”,他的倔脾气上来了,一门心思与泥“斗”上了,“当时我就想找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一解决,港口的码头建设问题也就迎刃而解,连云港港口的建设速度必然会加快。”那一段时间,高兆福满脑子全是淤泥,与别人聊天,一张嘴就是“淤泥回淤怎么办?”一天,高兆福正陪着朋友散步,附近山上传来的炸石声令他浑身一震,“炸药能炸山也就能炸淤泥,在海底淤泥中炸出通道,爆破一结束就抛石进去,不就可以形成密实的抛石堤吗?”为了验证这一设想,他冬天坐塑料大盆、酷暑天穿短裤下海放炸药包。

几百次的现场爆破试验,他场场不落,实践与理论的不断磨合,使他不断闪烁思想的火花。经过在泥浆中无数次的摸爬滚打,1987年,爆破挤淤技术终于成功。当这项技术在原交通部基建局和中国科学院能源委的联合鉴定会上得到“国内首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的高度评价时,高兆福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更让他高兴的是,这项技术得以在全国港口中推广,也令当时最长的拦海大堤———连云港西大堤得以成功合龙。

一种责任

他与500公斤炸药共处

“爆破挤淤法”的成功使得高兆福一夜成名,在国内建港界叫响了名号。可年轻的他并没有自满自傲、裹足不前,相反对于爆破的热情之火越燃越高。为了加快“爆破挤淤法”在更大范围内推广,在爆炸时取得第一手资料,每当遇到困难和危险时,“让我来”成了高兆福的口头禅。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爆破挤淤法”在超厚淤泥应用时如何装炸药是高兆福面临的又一难题。为了既快又好地将炸药放到厚厚的淤泥中,他经常自己动手在爆破船上安放炸药,时常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

2000年,港口7万吨航道改造需要建设围堤。在一次爆破中,高兆福又一次上了工程船亲自安放炸药。可谁也没有想到,这次简单的工程会让高兆福在鬼门关走上一遭。那一次,当高兆福与伙伴们将500公斤炸药用新办法放入海底,正要进行观察时,垒好的石料出现塌方,被挤出的淤泥将船托出了水面,船搁浅了。由于淤泥、炸药、石头混在了一块,摩擦力比设计时大了许多,谁也不知道,500公斤炸药会不会因摩擦而发生爆炸。一面是珍贵的第一手资料,一面是全船人的生命,怎么办?高兆福没有思考,脱口而出:“船员和工作人员快速离船,我留下监测。”面对大伙儿的央求,高兆福却铁了心,“你们快走,我留下监测,这个机会太难得了,所有的数据都是宝贝。”那一夜,高兆福几乎没有合眼,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他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监测数据。天亮涨潮时,高兆福与船长驾船离开了这片危险区域,这时,高兆福手中的笔记本已写满了监测数据。

在这组难得的监测数据的帮助下,高兆福研究的如何在超厚淤泥中应用“爆破挤淤法”又一次取得了质的飞跃。此后,他成功发明了“分层下降分段提拔装药法”,在旗台港区建设中轻松将炸药送到海底淤泥下15米,将35米厚的海底淤泥炸出空间和通道,为连云港建设专业深水码头提高了效率。

一种追求

他被人称为“书痴”


走进高兆福的办公室,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书籍。写满心得的笔记本,高兆福保存了五六十本。“高兆福打牌、游戏什么都不会,就连电影、电视也不怎么看,那人就是一个‘书痴’。”许多人这么评价高兆福。面对这样的说法,高兆福总是淡淡一笑:“没办法,建港涉及的学科太多,要想取得突破,必须掌握大量的知识,多学一点总是有好处的。”

年轻时的高兆福同淤泥较上了劲,他不光想着如何把淤泥清除掉建设深水大港,还想着如何把淤泥固化住做大港口。一次,当高兆福看到几十米厚的海底淤泥被炸掉时,突然想到是否可以采取一些办法,将淤泥变废为宝,加固后作为货场或建筑物的地基。由于专业不对口,为了这个想法,他开始了新一轮的奋斗。在翻阅了大量书籍、借鉴了国内外多项技术后,针对连云港黏性高、颗粒细为主要特点的淤泥,他与伙伴们创新发明了“水下真空预压法”。通过用真空膜将淤泥与海水隔开,并用排水板将淤泥中的海水排出,达到直接在海底加固淤泥以形成硬层地基基础的目的。

在庙三突堤排洪沟工程中,港口首次应用了这一新技术,结果国内多位建港专家评价:“庙三突堤排洪沟水下真空预压试验获得了极佳的效果。这在连云港建港史上是第一次,在全国港口也属罕见。”该技术与爆破挤淤技术相辅相成,使港口十几米乃至二十几米厚的稀粥状淤泥形成的软地基不再成为港口发展建设的“拦路虎”。近年来,连云港港口建设中大面积采用真空预压技术建设码头陆域,大大缓解了港口堆存能力紧张的矛盾。


活动剪影
专题报道